科幻文学
科幻文学
坍缩
邓所长死了。
穿越森林与河流
在制作苹果罐头的时候,两个孩子正跋涉在小路上。这个时节,第一批秋麒麟正在绽开,野生紫苑也正含苞欲放。福布斯太太从厨房的窗口第一眼看见他们时,他们就像放学回家的孩子,因为每人都背着一个也许装着书本的背包。像查尔斯和詹姆斯,她想,也像爱丽斯和玛吉——然而,他们四个每天行走在上学路上的时光已经成了遥远的过去,现在他们自己的孩子都已踏着他们的路上学了。
科幻作品改编为影视作品前,需要了解什么?
原标题:文学转化影视,你需要了解这几件事
直至沧海
1娜娜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在她读过的资料中,过去的人对于这一点的看法,似乎趋于两个极端:一些人把海洋这种地理特征视为平淡无奇的存在,并不打算刻意去观看;但也有不少人(通常是一种被称为“爱情小说”的虚构出的资料里的角色)把“亲眼看到大海”视为一件相当重要的事,而不知为何,在故事里,这种事往往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去做的。当然,娜娜从来都没有喜欢的人。就算有,她也不可能带着他一起去看海——月球上根本没有海洋。这颗地球的卫星,质量实在是太小了,不可能将足够的大气束缚在星体表面,更不可能让足够多的液态水免于在狂暴的太阳风吹袭下散逸消
秋日星辰
第一节 重逢“相信我,我已经下定决心了。”第三次说完这句话之后,伊丽莎白关闭了视音联麦,彻底断开了与其他人的联系,然后走进了秋日星辰。秋日星辰是这座城市最后一家“无差别接待”传统酒吧。所谓无差别对待,是指无论政府新政策的说辞如何,但凡走进这家酒吧的人形有机体都能被当作上帝般的顾客,受到热情招待——即无论你是真正的人类,还是仿真的智能机器人,而后者往往被称为假人。——“假人”这个称呼刚问世时是不带褒贬之意的,但后来就不一样了。伊丽莎白上次走进秋日星辰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然而三年
奥林匹斯山的雪
奥林匹斯山是火星上的盾状火山,亦为太阳系中已知最高的山,高于基准面21229米。在太空船确认它是一座山之前,地面望远镜中的奥林匹斯山是一处明亮的亮点,被19世纪后期天文学家命名为“奥林匹斯山之雪”。
火海
吸一根烟的时间很短,等一人的时间很长。
西装
我有些别扭地扣好扣子,长舒一口气,抬起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不由得微微出神。
接收点
2047年,北回归线。
追日
父亲离开的那天早晨,雾露浓重,太阳犹如破碎的蛋黄悬挂在紫红色的天空一角。我躲在山石的缝隙里,看到远处结冰的淡水湖逐个融化,被烈日蒸发干净。乳白色的雾气围绕着无名的山峦盘旋片刻,在山谷间发出沉重的叹息,恋恋不舍地飞向天空。
黑洞之中
一“情况如何?”“一如既往。”肯森说,随后从微粒子发动机前站起身。“发动机还勉强能用,但矢量管口已经废了。”“真的修不好么?”道礼舰长说,“我们可以试试……”“该试的我都试了,头儿。现在除了出去更换矢量管,没别的法子了。”肯森摇了摇头,“可谁能去修?”道礼舰长撇了下嘴,没有作声。“而且即使我们修好了,矢量管口所能创造的推进力也不足以脱离这里。”肯森继续道,“这里的引
普朗克魔术
一、近景远凝这一切就像是魔术。他的半身人像似乎要将六边形的舱室塞满。耀白的金属面罩,灰黑的裹脑外盔,纯蓝的环形耳罩,纹路清晰的接驳口与焊缝,似龙须垂下的管线——他侧眼望来,清晰的细节将头颅勾勒,仿佛一艘钻入舱室中的太空舰船,呈现着流线型的主船体。这一切不过是错觉。我和他的距离很远,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意义上。我和他的距离亦很近,全息屏与我近在咫尺,他被放大的影像被投射在半透明的屏上,盖住了大半舱室的远近景。强烈对比之下,我竟产生了一种爱丽丝漫游综合征般①的近景远凝。这让他如巨人一般庞大。这一切的确是魔术,原理就像是我童年时初见的魔术。当时,我那身为前沿物理学大师的父亲斥之
临终关怀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阿斯图纳欢迎您
一只千足虫在滑腻腻的天花板上爬行。
竹林传说
老刘,我的一个朋友,以前在竹林镇文化站当站长,现在和我一样做管理员。我不喜欢他们文化人那股子骚气,但我承认,老刘是个妙人。
才女失踪
沃克·布赖恩特上校站在“府库”门口,笑眯眯的,腋下夹着一本书。
苹果到底是什么?
“苹果的表象是苹果。”
虚拟现实的发展,是否会冲击小说构建的虚构世界
原标题:​王威廉:元宇宙与未来文化
相期邈云汉
5月初,星期天早上8点52,月球上发现外星人的消息引爆了世界。
宋秀云
这一天晚上,吴璜刚吃完饭,扔下碗筷就回到房间,戴上了脑控头盔。她妈隔着门抱怨了几句,但声音像是被头盔过滤掉了,飘飘忽忽的。她也不在意,启动头盔后,迅速连上了头盔内部伸出的海绵状探头,脑信号被发射器放大之后,连接上了几百米外车库里的脑控汽车。
遥远之城
1A
破碎世界之下
12409年。宇宙广袤而幽邃。与古典描述不同的是,当人们在星舰和人造行星外壁上仰望宇宙时发现,那永恒的主题该是璀璨的群星,漆黑的帘幕才是它们的依衬。一艘小型飞船正划过这炫彩的幕帘。它的目的地是一个位于金星同步轨道上的小型人造行星。此前它已经航行了近两个月的航程。飞船的形状像是横放的洗衣机滚筒,由一圈主火箭组成的推进平台正是飞船的尾部。飞船进行了反向推进动作,然后平稳而顺滑地泊入金星轨道,进而泊入人造行星外表面的起落平台。人造行星是上下表面半封闭式的圆柱体,而不是上古浪漫主义诗歌中经常描绘成的球体——圆柱体的两个底面除靠近边缘弧处有向内隆起部分之外皆为镂空,这使得人造行星
即时专递
清明节过后,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清晨六点过,外面已经蒙蒙亮了。
变脸
徐海峰坐在办公桌前,按下了按钮。
《生存法则》(3)
寒气逼人。寒冷中又有一点暖意,原来是“不太”躺在我身上。我把她推下去,想站起身。头疼欲裂,我摸了摸前额,满手是血。血淌进眼睛,几乎睁不开了。我用衬衫前摆擦了一把,使劲用手按住额头,四下里张望起来。
阴阳天
第一章绑架XII星系帝皖星东半球中央大学星球地理课“我们的母星拥有两个磁场,东半球磁场带与西半球磁场带,也就是俗称的东界与西界,两界由于磁场相斥的关系除了光电能与光波信号不可互通。这是由于离我们最近的两颗恒星阳星与阴星造成的,阳星与阴星质量基本相当,我们的母星与阳星距离3657光年而与阴星距5736光年,导致母星受到两星不均匀拉扯,呈左右摇摆式自转,东界拥有3/5的星球面积,面对阳星将近48小时一昼夜交替,西界拥有2/5的星球面积,面对阴星24小时一昼夜交替。西界平均温度低于东界30%,文明比东界晚1200年,刚刚迈入光通信时代……”中央科学
《生存法则》(2)
“蓝球,清掉水。”水渗进地板,地面即刻变干。我他妈居然还成了分开红海的摩西了。我翻下平台,在犬笼间慢慢挪步,逐一观察起来。
武器的终结
“杰夫,瞧瞧这位美人!”
《生存法则》(1)
我叫吉尔。我身处一个你意想不到的地方,要去的目的地更是让你难以想象。如果你认为我是因为喜欢才会到这般境地,那你一定是个疯子。
小雷音寺
“小!”悟空低语念诵的声音在狭小的金钵里回荡,激起一阵嗡嗡的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