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文学
科幻文学
以色列:科幻是一种新宗教?
原标题:在耶路撒冷,科幻是一种宗教吗?
盾骑(下)
五、猎人海力布
科幻界的”四大天王“--- 韩松
原标题: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看科幻?
盾骑(中)
3.人生若只如初见,必将定格那一瞬间的美好
盾骑(上)
1论高空跳水的正确姿势
猫群算法
山铃
日月凝固着不再移动的那个夜晚,是那年的最后一日。
昆虫外星人为什么会成为科幻小说中的最强外敌?
原标题:硬核:类昆虫外星人科幻史
《克拉拉与太阳》:仰望太阳,凝视深渊
原标题:《克拉拉与太阳》:凝视深渊的另一边
第一代科幻作家刘兴诗:科幻,荒诞外衣下有颗严肃的心
原标题:科普作家刘兴诗:用科幻丈量现实
你不知道的“浓香型”科幻类小说
原标题:四位科幻作家为国窖1573联合创作科幻小说集《一五七三》
第十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结果出炉,《穿越土星环》斩获长篇小说金奖
原标题:第十二届华语科幻星云奖在渝揭晓
阿西莫夫:星星的成分(《太阳三部曲》之三)
我和我亲爱的妻子珍妮特,一直保持着一个老习惯,就是喜欢相互牵挂。我们几乎天天厮守在一起,只有偶尔,其中一个会被迫独自冒险,走进外面广阔的世界。即使就在公寓的两端,我们都会变得不安,所以你可以很容易想象,这种分离会是多么的痛苦。
阿西莫夫:为太阳称重(《太阳三部曲》之二)
年轻的时候,我读过大量的诗歌。部分原因是学校让我们学习诗歌,而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东西可读。正如我经常解释的那样,我移民来美国的父母对美国文学知之甚少,无法去指导我阅读,于是我见什么读什么。我因此阅读了大量通常小孩都应该比较讨厌的诗歌,因为也没有人告诉我,我应该讨厌诗歌。
火星假牙(二)
(接上一集)
阿西莫夫:最近的恒星(《太阳三部曲》之一)
你可能会认为,像我这样的人在写作方面是不会有什么挫折感的。到目前为止,我出版的书总数为459本。因此,似乎还找不出一本书是我想写,但还没有去写的。
火星假牙(一)
1.
儒勒·凡尔纳:我的世界里也有星辰大海
原标题:儒勒·凡尔纳的科幻世界
科幻亦或是真实,《月球峰会》带来的思考
原标题:《月球峰会》,一本不像科幻的科幻小说
科幻与科技创新发展的互动线上沙龙圆满结束
原标题:“科幻与科技创新发展的互动——科幻与未来科技发展”主题沙龙圆满结束
知名科幻作家陈能雄为中小学生上了一堂科幻与梦想的课
原标题:把名著带进桥头镇,重庆青少年科幻征文大赛助力乡村振兴
“科幻之旅”格尔木文学创作交流会在青海格尔木举行
原标题:“科幻之旅”格尔木文学创作交流会举行
《混凝土岛》城市另类荒岛历险
原标题:出生于上海的英国“科幻小说之王”,如何讲述城市另类荒岛历险?
中国首部以“色彩”为主题的科幻作品《涂色世界》
原标题:科幻影视化原创潜力小说清单(一):《涂色世界》
我国已建立全国少儿科幻联盟,仍要建立完善培育体系
原标题:“公众对少儿科幻的理解仍有偏差”
太阳坠落之时(下)
文_张冉 图_鲨鱼丹
太阳坠落之时(中)
文/张冉 图/鲨鱼丹
科幻远远没有现实发展来得快,现实比科幻更加科幻
原标题:天府书展|当代年轻人应如何培养科幻素养?三位资深科幻作家为青少年科幻发展支招
科幻作家莱姆早已指出人类与外星人接触的本质性缺陷
原标题:莱姆:悲观又硬核的科幻先驱
“科技∞”圆桌派主题沙龙,一起开启科技与想象的碰撞
原标题:科技∞圆桌派主题沙龙,专家学者共话科技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