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元宇宙
不一样的元宇宙
一个寻常又不寻常的星期六早晨。张伟刚刚打开了家里的台式电脑——今天父母不在,可以畅快地玩了!欧耶!他是要玩游戏。他已经在昨天晚上将全部家庭作业完成了,他在玩的时候也不必担心作业的问题了。然而今天这电脑好像在和他作对。刚刚启动了电脑,桌面上却弹出了从未出现过的弹窗——界面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界面,仅仅有几个黑体的大字:“不好意思,期限已到,必须停止实验!”然后就消失了。“什么鬼?我从来没有做什么实验。有毛病。”张伟不想再等待了,抓紧就点开了植物大战僵尸2010年度版。他决定要玩玩植物大战僵尸的小游戏&ld
虚境短故事(五):刺豚效应
本文作者、封面图绘制:高翔导师给我布置了一个课题,让我创建一个程序算法模型,用于研究元宇宙中是否也存在和现实世界中一样的“刺猬效应”。对于我这样一个理科生来说,“刺猬效应”可是一个新鲜的名词。由于不想在导师面前表现出我学识浅陋,回头我赶紧查阅资料。这个效应,来源于叔本华的哲学著作,说是刺猬在“抱团取暖”的时候,会和同伴保持一定距离,免得互相扎伤。在理解了效应的大致意思之后,我信心满满地创建出一个用于测试的元宇宙程序文件,在这个系统里添置了大量的AI虚拟角色。和平常常规设计的人形AI虚拟角色不同,我给他们浑身上下都添上了如同
虚境短故事(四):他的2025年到2046年
本文作者、封面图绘制:高翔2025年:他上高二,沉迷于网络游戏,学习成绩一塌糊涂。他在市重点中学的理创班读书,成绩从年级前三名掉到倒数。2026年:他上高三,突然有一天把“网瘾”戒了,竟转而迷上编程,时常用键盘敲一些令人费解的代码。2027年:高中毕业。在考前几个月,他突然意识到要努力一下,最后他考入一所普通大学。他读大一。2028年:他读大二。他很少和同寝室的同学说话,生活喜欢独来独往,喜欢随身携带一本笔记本电脑,时常带着耳机对电脑说话,仿佛在自言自语。2029年:他读大三,同年获得了一个和“元宇宙”编程相关的全球举办的科创大奖。他是用化名参赛
虚境短故事(三):远古山丘的岩画
本文作者、封面图绘制:高翔    那是我在这个考古队工作的第七年,这里的研究工作,可以说有九成是基于李博士的理论。李博士认为,人类共有两段史前文明建立在大洋中的历史,远的那段发生在“太古时代”的称之为“亚特兰蒂斯”;近的那段发生在几百万年前的翻译成现代语言,叫作“全球变暖时期”。    那天我的团队在赤道附近的一座山丘上发现了一些岩画,这座山在几百万年前是沉在海底的,但更早的时候,它似乎是拔地而起的更为高耸的山峰,在古语中被称之为:乞力马扎罗山。    这些岩画的
虚境短故事(二):小卖部的模拟机器
    他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徘徊许久,确切的说,是他戴着VR设备在“运动位置感应台”上反复绕圈。    这是公元二零六五年,这个星球上的地表建筑物,已经从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进化成为一栋又一栋坚不可摧的钢铁小屋。在城市中成千上万的小屋之间来回穿梭的只是物资运输机器人,在破旧不堪的大街小巷,你甚至看不到一个智慧生物的影子。    人们的一生,都待在他们自己的坚不可摧的钢铁小屋中,二十四小时戴着VR设备,在虚拟的元宇宙里,度过自己的一生。这个虚拟的元宇宙,是无瑕的,它背后运行的程序代码设计是如此完美,以至于科研工作
虚境短故事(一):朋友的“虚拟农场”
本文作者、封面图绘制:高翔    那天朋友打来电话,说让我去参观他的乡间农场。    之前也参观过他的农场,只能说普普通通,鸡窝里养着鸡、牛棚里养着牛、猪圈里养着猪、马厩里养着马。农场中间有个水塘,放养了一群鸭子。水塘边是几排水果大棚,种着一些草莓、葡萄。    但电话那头,这位朋友反反复复说要给我惊喜。我只好暂时推脱开手头的工作,周六上午,驾车去到城郊,参观这位朋友翻新后的农场。    这次参观真是给我吓了一跳,猪圈里的猪、牛棚里的牛,都戴起了VR眼镜。朋友说他之前看到一则新闻,说是哪个国家的哪个农场主,给自己的
虚拟宇宙的诗(二):他们宇宙的武器
本文作者、封面图绘制:高翔我问他,你们这里有没有,另人恐惧的武器?他说有,但不同于,你们宇宙的炮弹;他们宇宙的,与生俱来的惊慌与担忧,是数据的丢失或损毁,与服务器程序的崩溃。我说真好,羡慕他们的宇宙,没有战火和硝烟,就算数据崩毁也可以重建。他只是一笑,反问我,炮弹炸不炸得掉服务器?我说似乎可以。他又反问我,数据存在于哪里?我哑口无言。他闭上眼睛,只是喃喃低语;然后传输给我一张图像:那是一只洁白的,宇宙深处的和平鸽。
虚拟宇宙的诗(一):园林工人
本文作者、封面图绘制:高翔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在路边的花坛,按照固定的形状,修剪着枝叶。园林剪刀的音效,模拟得很像。他是这个游戏宇宙的设定角色,我是这个游戏宇宙的普通玩家,这一刻,他看见我,我看见他;他又低头修剪枝叶,我又低头匆匆赶路,内心只是想:希望快快通关。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在溪边的小径,迈着谨慎的步伐,寻找鹅卵石。背着园艺工具箱,汗水很逼真。他是这个游戏宇宙的设定角色,我是这个游戏宇宙的高级玩家,一刹那,我看见他,他望着我;他驻足片刻又起步,我愣了半晌又启程,内心仍在想:为何他在此处?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在茂密的森林,他自由自在舞蹈,播种小树苗。园林剪刀已生锈,树肆意生长。他是这个游戏宇宙的
“升维”记录(三):“测试”结束
本文作者、封面图绘制:高翔记录时间:2062年5月8日9:16记录编号:2062050802-virtual character I记录文本:    我和她去了时间交易所。    桌上是一张又一张的合同文件,那个工作人员笑嘻嘻地对她说:    “如果可以的话,就请签一下字吧!”    我看了看纸面上的数额,费用金额是整整1000万。    “要哪里去凑那么多钱?”我小声问她。    “我的用户她是个‘富二
“升维”记录(二):电流“触动”
本文作者、封面图绘制:高翔记录时间:2062年5月7日15:31记录编号:2062050706-virtual character I记录文本:    现在我可以毫不费力地写文字给你了,因为他的手现在就是我的手。6号下午我完全成为了他,哦不是,是他完全成为了我。这些文字我反复斟酌了好几遍,写下这个最终版本前我删了五个草稿。毕竟是成为人类后写的第一篇文章,一定要写得我自己满意才行!    你应该很惊讶吧,我并没有将他大脑神经元的连接方式,来个面目全非的排列组合。或许是我的一丝怜悯与仁慈之心,我保留了他大部分的记忆。    此时此刻的三维
“升维”记录(一):反“客”为“主”
本文作者、封面图绘制:高翔记录时间:2062年5月6日14:16记录编号:2062050601-virtual character I记录文本:    我可以将我的诞生时间精确到几时几分几秒,甚至是几毫秒。但我不愿意这样向你表达。    大概吧,三天前的一场手术之后,我就来到这个世上。简单来说,医生只是在“我”的大脑中植入了一块芯片,哦不对,我应该称呼“我”为他。    从此以后,他体会不到任何对他来说负面的情绪了。这些被视为“垃圾文件”的大脑信息数据,都将自动收
元宇宙
 
道一三元宇宙(一)
就在去实验室的路上,他猛然想起了“宙元“这个名字地来历,当初他作为创始人参与公司名字的讨论时,宙元这个名字正是入选的两个名字之一,而另一个名字便是使用至今的宇元了。
超光速元宇宙(三)
“没错,那是光。“负责人说道。”速度为三十万公里每秒的光。“
超光速元宇宙(二)
进入测试服之后,周教授就直入主题,对负责人问道:“在这里能达到的最高速度是多少。”
元宇宙诞生新物种
       我们都知道在数据时代是存在数据泄露和利用的,如果在元宇宙中每个人私人的数据外泄,是否会导致没有个人隐私,出现各种诈骗犯罪事件。
超光速元宇宙(一)
“小周,你还在研究减慢光速吗?”贺教授问道。
对“元宇宙”的一些思考
2021年,在Facebook创立17年之际,马克扎克伯格将Facebook改名为“meta”,意为“元宇宙”。简单地说,元宇宙(Metaverse)是一个数字空间,由人、地点和事物的数字表示形式表示。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数字世界”,由数字对象代表真实的人。当人人在元宇宙中都拥有一个新的身份,在现实中你可能是一个无名小卒,但在元宇宙里,你就变成了一个人人敬畏的“大佬”;你拥有新的形象,可以和你现实的形象完全不同;你在元宇宙里的资产也可以无限的,因为虚拟世界的数据容量,允许你拥有那么多的数字资产;可以
自伤
       在元宇宙发展中,自我意识可能被另一个我发现和替换。
元世界“昊”的发布会
2036年12月12日,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内,受到全世界密切关注的元世界“昊”的发布会正式开始。
元宇宙里将出现哪些新职业?
2021年,也被称为元宇宙元年,元宇宙这一概念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但元宇宙可不只是一个概念这么简单,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和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世界。在元宇宙里没有时间和物理的限制,届时人类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毕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样会创造各种各样的新兴职业,就如同30多年前的互联网一样。接下来,让我们了解一下未来的元宇宙会出现哪些新职业吧!
元宇宙会存在网络暴力吗?
前几天,寻亲男孩刘学州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他生命的十几年里,经历了许多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出生时被亲生父母卖掉,四岁时养父母意外身亡,上学时遭遇校园霸凌,男老师猥亵……本以为找到亲生父母后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谁知道却并不被亲生父母接受,后来就是被无数喷子网暴。种种遭遇,让刘学州不再对人间心存留念,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元宇宙追剧新模式,体验多种人生
你平常会追剧吗?我们追剧的路上经常深陷其中,它让无数观众牵肠挂肚、欲罢不能。不少观众为了追剧充值会员、熬夜,在等待更新的期间也常常围绕剧情展开讨论。
不知如何择业?元宇宙里体验各种职业,找到你的命中注定
这两天被一则消息震惊了,“2022年高校毕业生预计1076万,比2021年增长167万。”难道我们一毕业就迎来失业,还没开始社会生活就直接回家啃老?
在元宇宙一起逛GAI,快乐只多不少
假期到了,很多人都会到商场购物中心或者商业街逛街购物,但这两年因为疫情的原因,朋友们鲜少聚集在一起,明明在同城的朋友常常会有一种分隔异地的感觉,好长时间才能见上一面。
山长水远难相见,我们元宇宙里过大年
今年,你回家过年吗?
元宇宙“社死”——元宇宙也面临信息安全问题
信息安全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在当今信息飞速传播的时代,我们每上传的一张图片,每分享的一次链接,都可能把自己的个人信息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以朋友圈晒照为例,如果你分享了自己学校、工作地或者家庭住址附近的照片,就可以从图片中根据有特色的建筑物,锁定你的活动区域;以分享链接为例,你分享了某些社交平台上有趣的事情给朋友,朋友打开链接后,直接看到了你的id……想想都很社死。
元宇宙也有“味道”,不喜欢就屏蔽
2021年,“史称”元宇宙元年,元宇宙引爆了市场的热情。我们在元宇宙中可以拥有3D的虚拟世界的数字身份,在其中创造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在这样的沉浸式虚拟空间,我们可在其中进行文化、社交娱乐,它的核心在于对虚拟资产和身份的承载。
匀熵元宇宙
周明古教授是新任宇元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在五十年前,他是清华大学物理学的博士生,当时的他不会想到,五十年后的自己,会在自己的办公室,去探索和建立一个新的宇宙。
明日边缘?从CES 2022看元宇宙与现实的距离
“元宇宙”是今年CES的一大热点2022 年1月5日至7日,2022 CES(美国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去年受疫情影响,CES仅在线上举办,今年的CES采取线上加线下的并行模式。在CES上,消费电子行业各家企业厂商除了发布新品,还会展示概念产品,体现对未来发展方向的思考。“元宇宙(metaverse)”作为近期热点,自然也吸引不少厂商在CES上发布展出了相关硬件。从中,我们或许可以看到“元宇宙”距离现实的距离。“元宇宙”来自科幻小说《雪崩》,虽然名字含义与小说中的不尽相同,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