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我们未来生活的种种力量中,科幻是那个带来剧变的支点吗?

科幻无界

去年底,清华科幻季在上海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科幻论坛,主题是“上海未来城市与创意生活”。未来是每个人都关心的话题,城市则是现代文化的聚集。城市,作为资源整合的聚集体,必然会承载更多社会功能。过去,我们或许会觉得“未来”这个词非常遥远,而在生产力高速发展的今天,未来可能就是明天。科幻小说《沙丘》曾经这样描述所谓的预言:未来其实就是时间长河中无数的可能性,每一个偶然都会改变这条河,导致不同的结果,包括预言者本身对于未来的观测,都会改变未来。我们应从现在开始主动引领方向,达成共识,构建一个更美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就是我们本期邀请论坛参与者,共同来探讨的话题“未来定义权”。

主持人:

顾备(青年科幻作家、上海浦东新区科幻协会会长)

林天强:未来定义权是一种权力和权利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首席文化顾问)

我们所处的地方是上海,在100多年以前,梁启超在这里发表过一篇小说《新中国未来记》,那个时候就提到了在上海有“万国太平会议”举办。文中说到,“那时我国民决议在上海地方开设大博览会……竟把偌大一个上海,连江北,连吴淞口,连崇明县,都变作博览会场。”而2010年,确确实实在上海举办了世博会。

那么,未来定义权是不是一种预测呢?不,未来定义权不是一种预测,它是一种规划,是对未来的一种展望,是对未来生活图景、世界场景、生活方式和发明创造的一种权力和权利。

“未来世界”成为人们共同关切的议题与文艺创作的重要领地。面对全球化趋势的加剧与人类生存危机的浮现,科幻文艺作品以“科学”和“技术”为核心要素,对虚构事物进行合乎感知逻辑的叙述,通过文学、漫画和电影等媒介形式,建构出可被感知的“故事世界”,也由此催生出了独特的流行文化、产业形态与社会实践。科幻文学是一个以族群为叙述主体的文艺门类,表现的是整个人类或者说整个族群在面对未来的机遇和挑战时,所做出的战略选择。

媒介即建构,传播即权力。文化商品的生产、流通与消费与社会实践密切勾连,也内嵌于特定的政治经济结构中。所谓未来经济学,所谓“未来定义权”,就是刻画、书写和预测未来世界图景、生活图式和发明创造的权利与权力。它启示和要求未来的权利/权力掌控者,基于当下的科技发展方向,以建构者的身份去想象和展望未来的图景,并通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促使这种想象付诸现实。它的实质是一种参与式文化,也是参与权与话语权的体现与彰显。

“未来定义权”既是科幻文化生产力、传播力与影响力的具体体现,实现“未来定义权”的权力平等与权益保障则是指引科幻文化产业走向“幻想共同体”的必由之路。

未来,当机器替代人类做了大部分工作,我们会迎来一个“后工作时代”。工作,并不是大多数人的生存方式,而人类作为一种具有虚构能力的生物,其对人生的满意度主要来自对意义和社会认同的追求,这可能比对工作的追求更为重要。文化与科技带来人与自然的融合,数字化是改变我们社会的最主要方式,影响了人类的习惯、需求和欲望。其决定性因素就在于超链接性,去中介化和相互关联性。

郑浩峻:科技与科幻已经进入了共享的公共领域内

(中国科协国家科技传播中心主任)

2020年正好是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像经济质量一样影响着人民的生活。实际上,科技发展和科技创新已经是国家的重要建设或者说重要工作了。那么,科幻在科技工作中间如何去定位,如何更好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如何在未来城市的发展中发挥作用,这都是非常重要的话题。

未来城市的生活应该如何定位?

第一就是科技创新。科技,包括科研,这些以前都是少数人的专利,科学工作者也是少数。但随着21世纪信息技术的发展,科学技术已经越来越成为大众的公共资源,所有人都可以很方便地获取技术。所有的创意和想法,都可以背靠科技尽可能地发挥,因此科技创新也就成为每个人的公共权利,因为科技门槛大大地降低了。这对于社会的发展,经济的繁荣以及文化的进步,都起到了直观而重要的作用。

第二,做科普工作的已经不仅仅是科普工作者,而是广大的民众。原来科普都面向中学生,面向学校教育课堂。然而,随着事实上公民科学素养的进步,包括对于科学知识的掌握,以及对科技产品的使用,我们不难看到,科普工作已经不再是一项基本工作,每个人都需要终身学习,不断地丰富自己。

第三,科幻已经越来越成为一种大众文化,作为文化元素或文化符号,大量出现在我们周边的生活。科幻本身,包括现在很多文创作品、文学作品,方方面面,即便是科研方面,很多看似是纯构想的东西,现在都已经大量存在。

另一方面,科幻也是一种自由的思想,或者说是因为自由构思的便利,所以可以不拘于现实,更好地发挥作用,甚至去引领创新文化的发展。而有了这样的创新文化,科学技术也就可以更多地涌现出来。创新不仅仅是实践,也是一种文化氛围,要有土壤。要想创新,人人创新,每天创新,那就得把创新当成一种日常,去追求新的变化,这样才能看到更多的创新,以及,更好更多更高的创新成果。

习总书记于2018年5月28日的两院院士大会上也曾提出,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之间日益呈现交叉融合的趋势,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地影响国家的前途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地影响着人民生活的福祉。

城市化是一种社会改变的重要趋势,我们要面向未来,锐意创新,构思明天的生活,向着明显的目标前进,沿着一个更快更好的方向前进,让文化更加繁荣,也让我们的科技创新越来越多地涌现出来。

吴岩:未来需要探测谋划也包含了筛选逃避

(南方科技大学教授)

最近,文字作品中谈到未来的内容越来越多,科幻则是这其中的佼佼者。我把科幻跟未来的关系总结成四个方面。

第一,科幻作品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探测。比如韩松老师的作品《地铁》,非常积极地去探测科技所带来的交通的改变,在这样一个被高速变化的科技不断撼动的世界,人类社会又将如何?人类的自我是怎么改变的?还有《医院》三部曲,人工智能卷入我们的医疗体系,使人变得永生。那么,永生之后又会发生些什么?我们的医疗体制,我们的个体、灵魂、哲学、人生,都会发生哪些变化?韩松的作品很好地诠释了作为未来探测性的科幻作品。

韩松《地铁》,上海文艺出版社2020年版

第二,对未来的谋划。通过科幻谋划未来,即打造一个科技未来,描述这个事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以至怎么铸成最后的辉煌。比如郑文光的很多作品就带领大家进入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还有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全面展现我们的四个现代化。王晋康有一系列的关于科技变革的后人类作品,想告诉我们未来人类可能走到哪一步。这是一种未来文化,会潜移默化地把人推到他未来的事业里,同时也给大家看到未来的蓝图。

第三,未来的逃避。未来不一定只有好的一面,也有可能出现不好的一面。好的未来我们会趋向它,那么不好的未来,我们当然是要逃避的。在刘慈欣的小说里面就有很多“逃避”,比如《三体》《流浪地球》,都是典型的未来逃避。但这种逃避并不是一味的退缩,而是一种更加积极的行动。这个内容给我们的启发和推动,可能比前面两种更大。

《三体艺术插画集》插画

第四,我称之为编织。这是指科幻作品以及科幻作品之外的作家和读者,共同编织的一种网络,这种网络能够改变我们的未来,能够把我们的未来推向一个更符合期待的方面。我曾经遇见过两个捷克的大学生,他们跟着外国科幻作家代表团来中国,回去以后写了非常好的报道。后来我发现这两个大学生在课堂之余,就是到世界各国去访问当地的科幻作者和读者,然后把他们写成报道再发给大家,让大家感到我们是生活在一个科幻共同体里。今天每个人所做的点点滴滴,都会在未来改变我们的生活。也许这次活动选择在浦东张江举办的好处,这个地方有很多人就会获得灵感,会创造出更多的新灵感。

回到我们的主题未来定义权。我同意通过科幻作品的传播,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有可能掌握对未来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就能够在全球发展过程中引导世界,定义人类的未来。我们要从自己做起,从活动做起,逐渐扩大中国的影响力,先从科幻开始,逐渐延伸到更多的领域。这帮助我们在未来世界分享到更多应有的权利。

汪扬:艺术与科学的界限将融合一体

(香港科技大学副校长)

未来包括科技、生活和艺术,都涉及到我们的想象力。如果要说当下有哪些行业最需要向上力?两个,一个是科学,一个是艺术。

从历史的角度看,其实科学与艺术之间的互动一直没有改变,从古到今,真正的科学和艺术,一直是在演奏一首协奏曲,将来也依然是,而且会演奏得越来越更丰富。

2020年B站新年晚会上虚拟歌手“洛天依”与琵琶演奏家方锦龙合作

人类的未来是技术驱动的,但并不意味着未来的世界定位于冰冷的机器世界,相反我们的技术正在引导世界走向一种新生活。莱斯特曾经说过,科技被艺术挑战,同时也赋予艺术灵感。科学与艺术,实际上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它们都是创造力的一种凝聚,而创造力一定需要有想象力。实际上,我们的局限性就是我们的想象力。

比如最近都在探讨关于人工智能和艺术的结合。2018年用人工智能生成了一幅画,用的是一个对抗神经网络,这幅画在拍卖的时候卖了43万美元,这在当时是创了人工智能绘画纪录的。还有人工智能生成的音乐,也非常震撼。

2018年佳士得拍卖了一幅由人工智能完成的画作

《爱德蒙·贝拉米的肖像》

现在比较新的模式还有共享艺术品。你可以在区块链上卖一幅画,可以独自拥有,也可以大家共享。如果每人共享一部分的话,就相当于一个分布式共享。某个艺术家假如拥有某一层的话,就可以在这一层上再去修改,那就会改变整个艺术品。这种共享艺术品,或者说共同创作共同享有,或者分布式创作分布式拥有,今后也会成为艺术和科技结合发展的一个方向。

最后就是我想说一点,科学与艺术的结合当然是需要做,但我们在教育上也要做,而且应该更努力地做。我们现在的教育还是稍微偏一点单一化,我们学科学的很少学艺术,学艺术的通常把科学作为一个累赘,但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好的在教育上,把科学和艺术结合起来。

科幻网 - 促进科普科幻教育传播发展
关注微信公众号(khwgfzh)及微博(科幻网官方)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科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的大脑开发了多少?研究称成人大脑中有大量静默突触
科幻网12月5日讯(金恺祎) 你一定听说过这个说法:人类的大脑仅被开发10%,剩下的90%待开发。当然了,这种说法没有被科学家接受。不过,近日,发表在期刊《自然》上线一项新研究指出,成年大脑中存在大量的“沉默突触”,这些神经元之间的连接在未形成新的记忆之前保持着不活跃的状态。突触是神经细胞之间传递信息的关键节点。在大脑中,有一类突触虽然有突触结构但没有信息传递的功能,因此它们被称为沉默突触。麻省理工学院的神经科学家们发现,成年人的大脑中含有数百万个“沉默突触”,这些沉默突触的存在可能有助于解释成年人的大脑是如何在不修改现有传统突触的情况下持续形成
儿童冬季需警惕腮腺炎高发
科幻网12月5日讯(徐名扬) 据荔枝新闻报道,寒潮过后,江苏各大医院呼吸科急诊患者明显增多。医生表示,除了常见的感冒,腮腺炎也是冬季易发病之一。腮腺炎是由腮腺炎病毒侵犯腮腺引起的急性呼吸传染病,腮腺位于两侧面颊近耳垂处,是3对唾液腺中最大的1对。腮腺炎多发于儿童和青少年,部分成年人也会发病。人群密集的地方,如学校、运动队等场所易爆发腮腺炎。腮腺炎主要是通过呼吸道飞沫的途径进行传播,此外还有接触传播和母婴传播。腮腺炎的早期症状与感冒相似,不易被察觉。腮腺炎可分为病毒性腮腺炎和化脓性腮腺炎两种。病毒性腮腺炎也叫流行性腮腺炎,起病急,起初可能会有发热、头痛、食欲不佳等症状,主要表现为一侧或两侧耳垂下
太空水稻首次成功育种,和陆地种植有何不同?
科幻网12月5日讯 12月4日,中国空间站的水稻和拟南芥实验样品,随神舟十四号载人飞船返回舱返回地面。至此,中国科学家在国际上首次完成了水稻“从种子到种子”全生命周期培养实验。按计划,水稻实验样品计划在北京交接后,将转运至上海实验室中做进一步检测分析。水稻作为人类的三大粮食作物之一,对人类的生存和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水稻的产量比较高,解决了人类赖以生存的保障。全世界有一半的人口食用稻,主要在亚洲、欧洲南部和热带美洲及非洲部分地区。稻的总产量占世界粮食作物产量第三位,低于玉米和小麦,但能维持较多人口的生活,所以联合国将2004年定为“国际稻米年&rdqu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