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画手纠结中拥抱AI

原标题:口述|专业画手纠结中拥抱AI:想提示词费力,像记数学公式

2022年8月,一幅名叫《太空歌剧院》的作品拿下了一场美术比赛中的“数字艺术”大奖。

“第一批因为AI失业的人已经出现了”、“有公司已裁减原画师”……近日,有关平面设计工作遭人工智能“暴击”的新闻层出不穷,给人留下印象:美术行业的从业者,正在山雨欲来的氛围中颤抖。

“游戏公司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人在某个岗位上做重复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会完整地做一张图。所以当有这么一个技术出时,人被替代的可能性就很大。”插画师斑斑告诉澎湃科技(www.thepaper.cn),尽管圈外人总是用AI生图来嘲笑专业画手,但圈内人会互相之间打抱不平,并且觉得用AI生成图片是一件不光彩的事。“生成的图还是有一点概念化,就像模版,你总会觉得在哪里见过,没有办法说这是自己的东西,发出去也可能被别人批评。”

29岁的数据可视化设计师王小米则坦言,她上个月用知名AI绘图应用Midjourney生成了1000多张图,“每天都会疯狂去用”,但觉得由ChatGPT提供代码的作品“有不那么真实的感觉”。她和同事相差5岁,对如何使用新技术的看法产生了分歧。

口述者:插画师斑斑,26岁

出现“拼尸块”现象,大家会有点“以暴制暴”

插画圈一开始是比较抵触AI的。

一方面,圈外人会直接用AI生图去嘲笑那些专业画手画得不好。可能别人只是把自己创作的东西发出来,表达一种感受,但就会有人在下面嘲讽没有AI画得好。这种情况非常多。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人通过拿一些大师的图去“垫”(垫图,即用参考图来生成自己想要的照片),或者直接用别人的图生成一张图,然后说是自己的,甚至拿去商用。我听到有人把这种行为描述为“拼尸块”,就是把所有资料库里的图当做自己的资源,然后拼成一张图,但其实这张图并不是这个人的作品。

有一件事当时在圈子里很出名。一位元老级的画师看到网上太多嘲笑别人的人,或者看到别人丢了饭碗幸灾乐祸的人,就在网上发了一张艾尔登法环女武神的同人示范草图,宣布30分钟后再发最终的成品。在这30分钟里,所有人可以用AI把这张草稿细化,最后对比生成图和画师的图。非常明显,他画的比AI生成的好很多。

他是在为那些遭嘲讽的人打抱不平,他说的一些话我还比较认同。他说,AI是一个很新的工具,侵权问题也严重,我们也在继续观察,国际上也在思考如何立法规范,这个期间出于好奇或工作要求去使用和研究,都很正常。但他反对的是夸大AI的作用,然后用几个关键词溶图生成一些高精度爽图来制造焦虑。

当时整体风气挺不好的,大家会有点“以暴制暴”。有人会说,既然你们用AI滥用别人的图,那么你生成的图也是没有版权的,我可以再用你生成的图去生成新的图。也有人在用别人的图“垫”出来比较满意的图后说,这是有版权的,因为是我辛苦想出来的。

我自己现在有想使用AI的心态,但没有“生成的图是我的作品”的感觉。而且就算生成出比较好的图,我也不会有成就感,一开始甚至会有一点内疚。到现在我都不会去“垫”那种名家的图,有些独立画室的图我很喜欢,但我也还是不会把它放进去,会有种对不起别人的感觉。

我知道技术进步是大势所趋,所以我也会了解学习,现在每天花在学习上的时间都不止一个小时。我自己使用下来的感受是,它可以提供一些参考,但真正要完成一个任务其实不太能用得上。参考的话,比如之前我画了一组青年主题图,然后我垫了一张自己的图,跟它说要生成同一种风格的一个系列。然后,又简单描述一下我想要的效果。它的生成结果就是很模板的一个风格,但颜色和构图有些是不错的,可以参考借鉴。

但确实直接用不了,除了我自己心里过不去之外,我觉得还有几个原因。一个是要去想提示词,有一些摄影词汇我确实不是很懂。一些词还会相互污染,比如“小女孩吃棒棒糖,背景的草地上有小鸡”,生成的图就是“小女孩在吃炸鸡”。像这种污染还挺难调整,而且等我花费心力调整好这些词,我可能原本就已经画完了。虽然我没有那么厉害,但感觉目前而言我自己画得会更快一些。还有,生成的方向不稳定,而且法律上版权相关的条例也没确定下来。除此之外,生成的图还是有一点概念化,就像模版,你总会觉得在哪里见过,没有办法说这是自己的东西,发出去也可能被别人批评。

我现在还是有这样的困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技术。我心里的原则是觉得不能用太多,因为它根本上来说还是别人的图。但如果工作中一定要我去用,我也会有一点迷茫。有时候我也会焦虑于别人会不会觉得我画的没有生成得好,或者觉得我的效率没有AI高。

画图跟生成图思路还是比较有差别的。画画是一种眼睛上的感觉,还有肌肉记忆,你很快会捕捉到哪里有问题,哪里需要用什么颜色。生成图就需要把眼睛看到的感觉用文字清楚表达出来,好像是锻炼另外一种能力。学的时候,我也会觉得它其实有一些帮助理清思路的作用,我会更理性地分析我想要什么样的画面。

但是我个人还是更喜欢直接画,这么变成文字就感觉不是在画画,好像手工画出来会更有感情一些。我也挺喜欢一位朋友说的话,她说,不管科技怎么发展,最后手工蕾丝一定是价格最高的。工具完全可以去玩去接触,也可以坚持自己的原则不去使用别人的图。重要的是不能因为科技的出现,就忘记自己应该提升自我。

对于这个提升,我觉得一方面有点像记数学公式那样学会提示词,包括一些基础知识,比如透视。因为它还挺强调专业词的,如果词打不对,机器可能就没办法理解,而且用一个专业名词可能比打一大段描述要来得更快。另一方面就是美术理论基础,包括审美,上学的时候可能美术史都没有好好听过。

我不会放弃用自己的手画画,也后悔大学没有学到一些东西,现在也尽量去学习。但是有时候我也会觉得有一点学不过来,在用AI的时候就会一直关注用什么提示词合适。这也是一个焦虑来源,不知道要提升的话精力的重心应该放在哪里,如果两头都兼顾,可能最后都平平无奇,然后就会更焦虑。

我的朋友中有人很焦虑,有人就是完全拒绝这个技术。像一位纹身师朋友,他按画稿来算提成,是完全手绘而且很有自己的风格。所以,当他看到隔壁工作室有人用AI大量生产纹身图时就会挺焦虑的,一方面是别人赚的会多很多,另一方面是觉得自己以后会不会就因为技术发展而失业。

另一个朋友是原画师,也是我刚刚提到说“手工蕾丝”那句话的朋友,她是持完全拒绝使用这项技术的态度。但她不是游戏行业的原画师,虽然我认识的人里目前没有被裁员的,但听说游戏行业很多人被裁。其实游戏公司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人在某个岗位上做重复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会完整地做一张图。比如一个大场景里,有人画背景,有人画主体的人,有人画小物件等,它有大量类似的东西。所以当有这么一个技术出现时,人被替代的可能性就很大。

口述者:数据可视化设计师王小米,29岁

年龄差了5岁,对新技术的拥抱方式就不一样

可能因为我的工种比较小众,我觉得AI目前对我的影响不是特别大。

我的工作内容主要是在编辑确定选题后找一些相关数据,然后给这些数据做图表可视化,或者做一些交互项目的网页设计。其实在五六年前,就有很多在线生成图表的网站,但是这么多年来始终还需要人工去参与设计排版。

我目前是把ChatGPT当成升级版的谷歌用,比如我学一个三维建模的软件,就可以问一些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但因为我学的软件是开源软件,它的升级换代特别快,而ChatGPT的知识库还停留在去年,这有点让我失去跟它聊天的动力。不过有一位跟我同一工种的同事,她现在学编程语言还在初步阶段。她就觉得使用体验特别好,每天的学习已经特别依赖ChatGPT的帮助。之前有一天因为网络问题她不能使用ChatGPT,反而让她很焦虑。

我们组大部分都是学习自驱力比较强的人,所以面对ChatGPT就像面对一个新发布的软件,大家都去学,如果能解答自己的问题或能有提升就可以了。我昨天还用Midjourney生成了一张图,当时也没告诉同事是AI生成的,然后他们夸赞评论,最后告诉他们以后,都说被骗到了。

前段时间,Midjourney出了可爱模式、日式模式等,可爱模式又出了其他的什么模式,隔几天它就会更新。有时候像我同事说的一样,我学它的速度都赶不上它更新的速度。不过,很难说它会给我的工作带来什么直接的帮助,但感觉会开拓视野,发挥想象去创造一些别的东西。比如我做海报可能会用它,像以前我做一张海报要到网上素材库找素材,现在我直接用它生成有时候会有更快的反馈。我和一位同事一起买了Midjourney的月会员,上个月用它生成了1000多张图,这个月八九天又用了300多张。我们每天都会疯狂去用,因为它确实更新很快。

这也有一些负面的影响,比如以前我学三维建模的软件,就乖乖按规范一步步学。这个技术出来之后,某种程度上就会搅乱你的步伐。因为有时它生成的确实还不错,你就会想它已经做这么好,我到底还要不要学下去。

不过我觉得生成的和自己做出来的也不太一样。我平时也会画画,不管是在iPad上还是纸上画,这个带来的感觉是直接生成替代不了的。特别是当你画完一张画,哪怕画的也不是很专业,但色彩在纸上显现的那种感觉会给你很好的反馈,我觉得这是不太一样的。

在技术能力的成长路径上,现在跟以前也不大一样了。跟我同工种的设计师是1999年出生的,我是1994年的,差了五年。同样学代码,我就是跟着书和教程用很传统的方式去学,去跟着敲代码。但他现在的学习路径就是,知道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图,然后把这个图的数据或最后的呈现方式告诉ChatGPT,让其生成代码。ChatGPT告诉他代码的时候,还会在每一行或一个部分留下注释,比如这个步骤是做什么。通过这样的方法,也得到了不错的效果。

只是我和这个朋友也会有点矛盾,我的这个方式学得更扎实一点,但可能会耗时更久。而另一些人没有什么代码基础,用ChatGPT也可以做出来一些效果,不过对于某一部分为什么这么做,可能就会比较懵,而且会有一个这到底是不是自己成果的问题。比如我觉得用代码把自己想的方式一步步写下来,最后产生效果,这就是我的。如果它直接生成给我,我会有不那么真实的感觉,也不认为它是我的作品,那种原创感也没有了。

科幻网 - 促进科普科幻教育传播发展
关注微信公众号(khwgfzh)及微博(科幻网官方)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免责声明
科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成都鼓励AI产业发展:提出19项资金扶持措施,最高奖1000万
原标题:成都鼓励AI产业发展:提出19项资金扶持措施,最高奖1000万
2022年市场规模将超6000亿元 我国智能家居产业发展打开新空间
原标题:2022年市场规模将超6000亿元 我国智能家居产业发展打开新空间
2023年自然资源科技活动周主场活动暨科普讲解大赛决赛在江苏徐州举办
原标题:2023年自然资源科技活动周主场活动暨科普讲解大赛决赛在江苏徐州举办
点击加载更多